INTRO-1

我本不想写如此晦涩难懂且沉重的文章

也不想用这么猎奇的标题骗你们进来

我只是想, 一个人的作品里面不可能没有自身的影子

如果再一个十年后

自己能够回忆起写这文章时的思维境界

也不错啊

EP A-1

5 月份是最忙的季节,S 君已经连续工作三天没有睡觉了。

今天早上 4 点多,在美国部门的协助下,一轮共同测试之后,成功将第一季度最后一个项目部署到产品线上。

一切搞定,这下可以过一个安心休息一下了吧!今年总不会在我斗地主的时候突然打电话来叫我帮忙看代码了吧!这周我差一点就上黑铁了啊!S 君心里想着,高举双手打个哈欠,一番劳累终于有了结果。

S 君准备躺下来休息一会,突然肚子传来咕咕叫声。

为了参加昨晚九点的视频会议,他用两片面包打发了晚餐。

完成了这么大的项目,为何不犒劳一下自己呢?

吃点东西再睡觉也不迟。

于是 S 君准备到楼下 24 小时开放的便利店购买几块炸鸡当做加餐。

他站立起,打开房门。

突然手指传来一阵酥麻,整个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S 君 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INTRO-2

我曾尝试用一段话交代一个故事的世界观

但是,一段话好像讲不清楚啊…

EP B-1

我时常关注着周围的一切,金钱、名望、学历、地位等。

卑微的生命接受着来自外部的无限刺激,却很少找到机会反视自己。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这里是不可视世界,是现实和冥界的交界口

当任何生命与死亡有任何一丁点交错的时候,便会有被动卷入这个世界的可能。

这是个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同的地方,这个世界映射了现实中一切————完全相同的城市,完全相同的建筑,完全相同的小区,完全相同的群租房,甚至连昨天丢在门口的一袋垃圾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叫做 Valhalla

EP B-2

S 君站在之前晕倒的门口,努力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儿的黑暗似曾相识。

S 君记得这个地方。

S 君被 Valhalla 召唤了过来。


S 君又被召唤了过来

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是去讨伐蛮颚龙,也不是寻找黄金三角碎片,也不是去收集这个世界的所有月亮。

他要去寻找这个世界的神灵

EP B-3

“嗨,好久不见!”


S 君推开门,房间内那名男子走上前迎接道。

这个房间是现实中 S 君自己的房间的映射。其窗外景观、物件摆放和现实中完全一样。甚至眼前这个人,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S 君缓慢走进门,轻蔑地吐槽一句道:“总觉得这很像寂静岭啊……”

“我可不是怪物。”另一个 S 君冷笑一声说。

这个世界复制了现实中的一切,但依然略有不同————凋谢的绿叶绽放出耀眼的光,盛开的花朵却一片阴暗————因为这儿,与冥界只有一层墙的距离。

“多久没见面了?” S 君的脸撇向一边,问道。

另一个 S 君完全不顾对方的不情愿,假装一番思考后道:“十多年了吧。”

十多年了…

所以…


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次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一同打电动的机会呢?

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次因为濒死而反思生命的时候呢?


“那一年你贼头贼脑地被救护车拖到了这个世界。那时候的你啊——————”

另一个 S 君 的话语突然停了下来,他本身就是 真实的 S 君 的映射,因此他非常明白 S 君 不愿意在别人提起过去的往事。

他耷拉着脑袋,看着 S 君问道:”十多年了,现在的你怎么样呢?”

“TMD,天天报 Bug,他们就不能多给点狗屁时间?”

“TMD,不报 Bug 的时候就扔 Timeout,这么垃圾服务器早点炸了最好。”

“TMD,一个 DB 读写权限的 Request 被转来转去等 Approval 最后一周都没给我批下来,项目都延期了。”

“TMD,IT 迁移数据居然用他们随手写的工具来迁移,迁移数据不完全的时候用户新数据占用了历史数据的 ID 我们还需要先剥离新数据重新迁移然后将剥离出来的新数据手动添加上去我就从来没见过这么狗屎的 IT 部门——————”

S 君 毫不犹豫地破口大骂。


反正不是现实世界,吵死邻居也无所谓。


然而另一个 S 君无动于衷地微笑着看着他,他理解,这不过是日常而已。另一个 S 君 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一个文件夹,里面塞满了病历和化验单。

S 君将脸撇向另一边,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在桌子上。

另一个 S 君 没有打开文件夹,只是看着文件夹背后毫不相关的广告标语。

“想必这就是你被召唤来的原因了。”他说道。

S 君并不想听别人重复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他环视着房间内的一切,视线唯独不停留在另一个自己身上。

另一个 S 君问道:“你不觉得有时候追求的事物太多了吗?”

S 君重新看向他,冷笑道:“难道你不想在这狗屎地方买一套房子吗?”

这个房间和现实中的房间完全一样,10 平方米隔间,每月 2500 元。

房东是一个很典型的包租婆,每天周一到周五的日常就是电话找各租户收钱,然后周末找个地方把收来的房租花掉。

去年伊始,她要求所有租户都通过特定的 租房APP 打钱给她,这样她就不需要从支付宝逐个记账,富人的生活真是越来越方便。

甚至连加房租都只是到 APP 里面修改一个数值而已

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唯有拼了命才能在阶级台阶上往上爬!如今贫富差距如此之大,我整天都在期待内战你明白吗!” S 君 略感气愤,眉头紧皱起来,表情中透露出更多的无奈。

“这个月开始,加班费终于可以按小时结算,周末的加班费有两倍,我不过就和高三一样少睡几小时,但是我能够多赚四成工资!”

“有了这些钱,大概今年年底就能考虑贷款,先到周边城市找一间小一点的房子把首付付掉,接下来慢慢还!”

“你又要叫我回老家吗,混蛋咱家那四线城市哪能找到现在这样的机会啊?特么我才不去当什么图书管理员,亲戚推荐的工作一个月都没我现在一天赚得多!”

S 君站立起愤怒地说着。


反正不是现实世界,吵死邻居也无所谓。


“所以劳累过度晕倒了对吗?”

另一个 S 君的一句话令 S 君突然停住了话语,S 君龇着牙重新坐下。

“所以被隔壁租户发现然后送到医院了是吗?”

S 君完全不想被这样质问,叹一口气侧开脸。

另一个 S 君双手插进口袋,眼睛看向天花板道:“这样的生活,开心吗?”

S 君没有说话,而是用一副不理不顾的表情说着 “开心个鬼” 。

另一个 S 君拿起桌子上的病历,淡然地看着。

“我本希望再也别见到你了,不过…”

他重新放下病历,看着 S 君嘲笑道。

“人生总是如此难料。”

EP B-4

“某些程度上,这个世界的我就是死神。决定着你是否该往墙的另一边走。”

“我就是喜欢这种成为人生面试官的感觉。”另一个 S 君转向对方。“不过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他伸出双手,双手上闪烁出两道不同颜色的刺眼光芒。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到底如何选择呢?

S 君 做选择的时候了。

INTRO-3

“年轻的樵夫啊,你掉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这把银斧头呢?”

如果真能捡到这样的金斧头和银斧头,我绝对不会犹豫的一把全部拿走。

要不顺便把河神抢劫一番?

反正不是现实世界。

EP B-5

上面这个无聊的笑话一点都不合时宜。

S 君站立起,深吸一口气。已经是一脚踏进地狱的人了,做出选择也当毫不畏惧。

S 君抬起右手,伸向右侧那片蓝色光芒。光芒突然变得特别耀眼,光芒中央,不同的风景瞬间闪过,走马灯般。

INTRO-4

你明白的,有些时候

负重前行与背水一战

不过是全世界的熵增导致共鸣而产生的意识状态而已

能够做出改变的

永远是踏出第一步的自己

EP C-1

你是一个普通人,超级普通的普通人。

在一个普通的四线城市读完了普通的小学初中,中考中失利导致分数不足无法进入全市数一数二的学校,于是在一所普通的高中就读。

但是很幸运,三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以令人意外的成绩进入了本地一所普通的大学。学习了普通的课程并普通地毕业。

毕业后进入了一所普通的公司,在一个普通的部门普通地努力着,几年内得到多次提拔并已开始胜任繁杂且普通的工作。

生活就是如此普通。

普通到初音都懒得唱这首普通的歌曲。

只是,

当一个人看到不普通的事物的时候,便会对自身的普通产生反感。

你厌恶出生的城市的偏僻,厌恶其教学资源的缺乏,厌恶社会的不公平,厌恶世界对待自己方式。

你厌恶这样的社会制度,你厌恶这样的生活。

你厌恶自己的太平凡。

INTRO-5

如果没有看到这些诱惑,是否你本身是个很幸福的人呢?

EP B-6

眼前的蓝光逐渐消失,闪烁过的走马灯风景也慢慢淡去,S 君看到了人生的部分片段,依然伸出手呆在那儿。

另一个 S 君 浅笑一声,看着对方痴呆的眼神。

“看来,奥丁 不想让你选择这个。”

S 君放下手,这和当年的生死抽奖不一样,这次他们只准备了一个选择。

如果就一个选择,那完全没有犹豫的余地。S 君思考着,再次伸出手,伸向发出黄光的另一边。

光芒突然变得特别耀眼,光芒中央,很多不同的风景瞬间闪过,幻影一般。

EP C-2

你是一个普通人,超级普通的普通人。

你有一对普通的父母和普通大小的家,享受着普通的圆满。

你有一群普通的朋友,虽然有几个确实还真有点特别。

他们用特别的方式激励你,甚至是你不喜欢的方式。

你每天都在和朋友比较自己,从不服输。

你恨自己没有他们那样的家境,没有他们那样的高学历。

你恨自己没能出国留学,而只能通过走马观花的旅行来增长见识。

你在考虑做出一些大的改变,但是时间金钱以及其他很多因素限制着你。

INTRO-6

所以,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呢?

EP B-7 (End)

眼前的黄色光芒逐渐消失了,失去了最后一个选择。

就在我一脸疑惑的时候,另一个自己第一次露出了坦诚的笑容。

阴冷的窗外风景出现了裂缝,我探过头,天空似乎被撕裂一般,裂缝中照射进来一道阳光,并且逐渐包裹住这个世界。

就如同…

另一个世界的阳光希望吞噬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正在塌陷。

“喂喂喂,搞什么啊!?”

我一脸茫然地再次望向他,如果没有选择,那我应该去往何处?

“喂喂喂,至少给我个选择吧!”

我对着他质问道,却发现他的身体在慢慢消失。


我一直好奇现实中事物的透明度逐步调到 0% 是一种什么样的视觉体验

却没想到那意味着又一次久远的告别


那道明亮的光逐渐将他包裹,我看情况不对立刻向前,期望继续刚才的话题:

“可恶,别走啊!好多话还没说清楚!”

他缓慢的闭上眼睛,绵长的呼一口气,然后睁开眼说:

“生与死的决定你早就做好了。”

他的下半身已经消失在光芒之中,仅留下一双告别的手和凝固的微笑。

“答案在牛奶箱里。”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他那两道光的选择完全没有意义…

他一直都在和我闲聊而已!


我突然有些气愤,又觉得有些惋惜,毕竟和另一个自己对话是如此难得的机会,于是希望伸出手抓住他。

一股巨大的力量开始将我向后扯去,过亮的无限光芒令我闭上眼睛。

我努力地呼吸着,希望挣脱另一个世界的所有束缚,超脱于现实之上。

一秒,又一秒。

巨大的冲击力令我无能为力。

在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刻,

我听到,

另一个自己在遥远的地方对我说————


“回去吧——

大家都在等你呢。”

….

….

….

….

….

….

INTRO-7

我希望这辈子别再来这个世界了

我希望这辈子别再见到 另一个自己

至少,等生命的最后一天再来叙旧吧

….

….

….

….

….

….

….

….

….

EP A-2 (End)

午后的阳光照进病房。

S 君 缓慢地睁开眼睛。

窗外斑驳的树影印在室内地板上。

一缕清风吹进房间, 桌子花篮中的植物轻轻一斜。

一滴水珠击打在地。

空荡的房间很是安静。

安静到如同能够听到与另一个自己交谈声。

“咚咚咚”

S 君不顾敲门声,侧身向窗外,脑海中回想另一个世界的经历。

时间似乎慢了下来。

这样的归途真是独特。

独特到无人可敌。

S 君 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转向房门,轻轻地吸一口气。

也不知是来访的人,还是 S 君自己,

说出这句意味深长的话:

“欢迎回来!”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作。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