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山谷中有一条大汽车路,两旁景物极美,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说:“慢慢走,欣赏啊!”


呵呵,居然也有人会被这种无聊到极点的题目吸引进来,很可惜,我并不想展开这句话,而我只想说上面这句话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很无聊地搜索了一下,没错我直接搜的是百度和必应,我才懒得再次更新Host然后跑到Google去找更多信息,反正就是个无聊的东西。

我希望用最快的速度获得这句话的真实性,而结果很令人如意:我并没有找到任何写着这句话的图片,猜想这么有意义的图片居然没有人拍摄过,必然可以判定这是假的。

对,我很满意,我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一个目标,并且获得了我想要的结果。

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明白何时自己会变得如此势利,甚至无意识间会把所有的关系都按照层次划分,把所有事情用金钱来进行度量。

我把所有的年假都安排在最后来请掉,我故意把年假放到合约续签之后才来请,因为我盘算着,如果加薪20%,那么我的每一天年假都会有20%的增值,如果我之前就请掉年假那么我就会损失工资/22x20%*年假天数的金钱。

我自嘲一般地写下上面这些,并不担心未来是否会被同僚阅读到,因为……这的确很可笑。

朝圣的路已经错了方向,道徒最终只得燃烧了自己,用最后的生命来证明自己是多么的正确。

完全没有人关心你的错误的信仰,我们都忙着工作,忙着赚钱,忙着生活,忙着想办法赚钱,忙着利用头脑想办法赚钱,忙着利用各种人脉来找到有头脑的人来一起想办法赚钱。忙着利用钱来开发头脑发展人脉再利用头脑和人脉来找到信仰相同目标相同的人来一起想方设法用头脑赚钱。

对,这更加可笑,甚至让我丢失了所有的文字逻辑,甚至可笑得让我懒得去修改上面这一些可能语法错误的排比句。


生活为何变得如此劳累?

我们不满意小城市的环境,所以从各个地方跑到大城市,日夜加班拼了老命就希望以最快的速度赚来最多的钱。

“Bug必须在3天内提供Feedback。”

“这个项目的due date是31号……”

“Why is this part not released?”

“我要开始休假了,再出什么事情我都不管了,公司炸了都和我没关系。”

这就是我发朋友圈的语气,已经习惯用仅有的几天假期或者周末来完全地Shift自己到另一个Runtime ENV

然而,我似乎把回家这事情想得太简单……

“还好你是在老家报考的,不然你在大城市基本上要花1W。”

“你必须在年前赶回来,不然下一批学员就要实行打卡制度,到时候科三都需要三周一个月才能报考。”

“你只有四天时间学科目三。”

“(其他学员,小声地)你打错方向灯了,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换回来。”

“明天上午七点从驾校出发。”

“你有三个月考科三和科四最好结束科三之后就立刻报考科四之后你可以再请一天假回来考科目四科目四最好提前一两个星期开始学习……”

我到底是休假,还是滚回来自讨没趣呢?

本以为回家之后会和爸妈谈谈轻松的事情,然而过多的催促甚至让我的情绪走向极端。

我无法描绘自己愤怒的模样,我只记得自己忘却了一整天的劳累,用最快的速度摇晃着头脑用最大的声音吼叫着。

我在愤怒一些什么呢?

为了让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达到目的,用尽了各种方法,结果呢,好像事情更多了。


今天四点半,驾校训练结束,从学校回来经过了以前的高中。看到很久以前的老店还一直开着,想起了当初高中时一块一杯的奶茶。

现在价格涨到多少了呢?

过去一看,4块一杯,意料之外的便宜。

又或者说,涨价的速度意料之外的慢呢?

校门口开了一家烤韩国豆腐的店。(这到底是不是韩国的呢?)

“我买5块钱。”

很显然这分量略多了,一般的学生只会买一两块。老板娘很认真地在每一块豆腐之上用刀切出几条裂缝,然后老板很悠闲地放一块豆腐到餐盒里,涂上两种料,再放一块,再涂上两种料,再放下一块。

他们一点都不着急,可能因为当时就我一个人突然买了这么多,可能因为他们很喜欢我这样“慷慨”的顾客,可能因为……这才是正确的生活

餐盒打包之后,老板给我拿了个袋子,我本以为他会直接给我(因为这很符合交易的逻辑),然而他把袋子的两个把手打了个结。这时应该付钱然后给我了吧(我如是思索着),然后他又很认真地打了一个结,比一般人打结的速度要慢很多。

这真的不过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但是,莫名其妙地很令我在意。

我在莫名其妙地加速自己,一切慢速的事物都显得有些特别。

我在那时就有写下一些东西的冲动,只是,我根本没料到我能说的有如此之多。

我顺路拍下一些照片,没有特地去选择角度,真实生活就是如此杂乱无章。只是若能细细端详,其实还是有些风景的。

学校,周一下午在上课所以没走进去。

校服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

十多年的老店了,多年堆积的油烟清晰可见。没去过河南,我怀疑我更喜欢这家店的味道。

历史更加悠久,出生就记得有这家店,二十多年包子也就涨了五毛,去年换了个招牌,店里面也装修了一下,老板娘很亲切和大多顾客都很熟悉。

最近外卖也开始送这家店的包子了,但是大家都觉得一定要早起特地过来吃,小城市送外卖确实很快,只是似乎少了一些特定的味道。

曾经放学回家路上必然会经过的一家关东煮,我从来没去买过,今天也是。

每次回家必然会去买的灯盏果,看着车子就知道这已经很有年代了。去年一块钱四只,今年也是。

即使一年只回来两次,大妈依然认得到我。今天路过购买的时候有个人很远开车经过说要两个夹子果(类似荞麦果),大妈说让我等一下她先给那边的人送过去。

“没事,我不急,慢慢来吧。”


没事,我不急,慢慢来吧。

我从下午6点写这篇文章一直到现在8点12分。云音乐已经切换了不知道多少首曲子。明天七点依然要跑到驾照去学车,谁知道我能不能通过之后的考试呢。

何必这么着急呢,总会有办法的。

如果多一点耐心,其实都没什么。

我的确应该为自己的莽撞以及刚开始对已故作家朱光潜老先生的评价表示歉意。

写到这里我重新打开搜索引擎,百度必应没搜到,知乎谷歌我翻翻看。

我pull下了Google Host, 加入到自己的host中

“阿尔卑斯山谷中有一条大汽车路,两旁景物极美,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说:’慢慢走,欣赏啊!’”

我点开Google, 搜索关键字”阿尔卑斯 标语”

“许多人在这车流如水马如龙的世界过活。恰如在阿尔卑斯山山谷中乘汽车兜风。”

我点击了十几页, 切换了几次关键字, 也许下一页就能找到..

“匆匆忙忙地急驰而过,无暇一回首流连风景。”

好像没有什么发现, 或者试试搜索图片看看?

“于是这丰富华丽的世界便成为一个了无生趣的囚牢。这是一件多么可惋惜的事啊。”

谷歌图片好像也没搜到, 或者是不是要换英文的阿尔卑斯? 我输入”Alps”继续搜索着…

“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义的艺术。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

Alps似乎也不行, 我写上”Mountain Alps”, 写上”Alpes”, 写上”Alpine”….

“俗人迷于名利,与世浮沉,心里没有’天光云影’,就因为没有源头活水。他们的大病是生命的干枯。”

不停地点击下一页, 总觉得全文搜索会错过某些文字, 一篇又一篇文章扫过去….

"’觉得有趣味’就是欣赏。你是否知道生活,就看你对于许多事物能否欣赏。 “

“一般人对于一种言行常欢喜说它’好看’、’不好看’,这已有几分是拿艺术欣赏的标准去估量它。但是一般人大半不能彻底,不能拿一言一笑、一举一动纳在全部生命史里去看,她们的’人格’观念太淡薄,所谓’好看’、’不好看’往往只是’敷衍面子’。善于生活者则彻底认真,不让一尘一芥妨碍整个生命的和谐。”

"’实际人生’比整个人生的意义较为窄狭。一般人的错误在把她们认为相等,以为艺术对于’实际人生’既是隔着一层,它在整个人生中也就没有什么价值。”

“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情趣丰富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有趣味,而且到处寻求享受这种趣味。一种是情趣干枯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没有趣味,也不去寻求趣味,只终日拼命和蝇蛆在一块争温饱。后者是俗人,前者就是艺术家。”

最终的结果真的很可惜,我并没有搜到题记中这段文字的标牌,可能是为了中文教学目的所添加的段落,也有可能是临时的风景并且年代太过遥远而无从考证。

即便如此,我也应该感谢老作家给我们带来的思维波澜。能够让我有兴趣去挖掘,去寻找,去体会,去放慢速度,去欣赏。

朋友,在告别之前,我采用阿尔卑斯山路上的标语,在中国人告别习用语之下加上三个字奉赠:’慢慢走,欣赏啊!’

有时候,试着慢下来吧。

一点小食,加点回忆,加点思念,加点耐心,细细品味。

必将

别有滋味。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作。


禁止转载